何妨迷路看风光。

关于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八)

八、

金铃索再回到此地时,所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驱逐魍魉的计划逐日推进虽还算顺利,但越逼近魍魉老巢,战局越是凶险,他这次恳求众人与他一同提前破局,虽然是集众人之力,也实谓千钧一发。可难料到金铃索不顾伤势,一刻不停地拿了解药折返回来,见到的竟是——

那人仍斜躺于青石之上,人事不省,发丝却已散乱,道冠和袍服凌乱弃于一旁,不仅身无寸缕,肌肤上更是遍布红痕白液,与纷落的情花落红混作一处。如此场面,纵然再是心思单纯之人,怕也对刚刚发生之事一清二楚了。

“……我绝情谷怎么会混入做下此等行径的人?”群侠面面相觑,九曲青丝的脸色已十分难看,“金铃索,你——”

他看到金发青年的神情时,却顿住了。绝...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七)

注意!!注意!!!此章有雷!!!

路人肉有!!弄脏拂尘师兄有!!!不能接受者请速度撤离,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演习!!!lo主丧心病狂,请大家不要打死我【。


七、

情花毒若要解毒,需在一日之内服下解药。如今数日过去,时限已过,再者银缕拂尘本就因强行破阵受了内伤,可谓生机渺茫。但他现在既然尚有气息在,金铃索又如何能眼见他死去?他思量几番,将银缕拂尘安放妥当,默念“师尊抱歉”,便毅然离去,追赶前方进入深谷的群侠去了。当时金铃索只想非常时期非常手段,若争分夺秒,师兄兴许就还有一线生机,却不想天意难测,时局唯危,这番决定,竟招惹了另一场祸端。


却是那日,云鹤爪也来到了绝情谷外。...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六)

六、

此后金铃索连续数日都心神恍惚,冰绡、绿竹等人或是疑问,或是劝解,他都默然无语。银缕拂尘当年的出走,在他心中总和古墓派后来的四分五裂联系在一处,实为难言隐痛。但原本他还总以为《玉女心经》是一切源头,师兄是怨师父偏心方会离去,自己虽在事中,影响却也不大,故而四年来心中只有遗憾,并无愧怍,倒并不难熬。可眼下拂尘师兄却亲口说他离去缘由是为了再不见金铃索之面,顿让金发青年心中大乱。

这几日,他只反反复复想着,原来师兄对我非是怨憎,而是恨意。可他到底为何最恨我?

但眼下绝情谷战事火热,局势逼人,怎么容得参战者心思不署?果不其然,一次战局中,金发青年就因反应稍逊,落在后面,遭诸多属性相克的魍魉围...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五)

是这样的……ios梦间集终于公测了,虽然作为安卓端我还玩不上(手动拜拜),但是至少也该表示下?所以lo主决定以雷会友(……),把手里积攒的所有已经打好的草稿发出来。

毕竟lo主已经寂寞得丧失文力了(。),有缘再修……(滚)

注意避雷!一个狗血爱好者……开始疯狂狗血了!【。】


五、

那一整日,冰绡与金铃索都担心银缕拂尘会再为秘籍之事出手为难,可当晚却是出乎意料地风平浪静,二人俱是安心不少。

但在第二日清晨……

地脉剧烈的震荡将众人从睡梦之中惊醒,如此强烈,想必是深处的引魂阵有了变动,可群侠聚在一处后,却发现人一个未少,那触动阵法的会是谁呢?曲曲折折探入谷底深处的幽径甚多,金铃索心...

【梦间集/金银微all银】双飞客(四)

四、

闲事从省。此后三日,金铃索一行人沿路追查魍魉行踪,来到一处世外幽地名唤绝情谷,惊见此地已沦为妖邪巢穴,鸠占鹊巢,连原本谷中主人九曲青丝、龙骨寒星、淑女君子双剑等都给赶了出来。为入谷查探,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战。

众人战到要紧处,却不知另有他人正在谷顶崖边静观着局势的变动。

“阁下好雅兴,莫非是在此赏花么?”

那身着杏黄道袍的身影听而不闻,问话者却不气馁,笑道,“你若想要《玉女心经》,何必麻烦,现在下去杀了他们几个,不马上可以得到?”

银缕拂尘转过身,他虽被戳破心事,神色却冰冷如昔,谷顶阳光洒在他的面容发丝之上,都像是一瞬间变作了月华:“你是谁,报上名来。”

“奇怪,”那怪人答道,...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三)

三、
"也曾对饮平湖上,一别三秋不复春。空折梅花怀袖里,难辞今世断肠人。"
是日,妙手、绿竹、金铃三人在湖畔茶肆歇脚,遥遥可见湖中船内数个渔女荡舟湖心,咏歌采莲。相思调子随风穿水而来,声音娇软,闻之令人心醉。
更有大胆的女子,见三人容色不俗,还折了莲蓬丢来。妙手熟稔江南风物,接吃了莲蓬,又在荷叶里包了一块碎银掷还,笑道,“算莲子钱,曲儿再唱一首可好?”
船内闹了一阵,再唱起,却是换了一首《雁州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曲意虽苍凉,但歌者无心,声调依旧甜脆稚嫩。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二)

二、

却说金铃索脱身之后四处寻找细铁杖和绿竹、妙手等人的踪迹,没料到才走不远,就见远远地走来两个熟悉身影:一个墨绿劲装,手持丐帮信物四尺七节棍,一个儒服儒扇,丰神潇洒,笑容可掬,不是那绿竹棒和妙手白扇,还能有谁?

“金铃儿!”还没等金铃索出声,绿竹就抢先欢呼一声,跑了过来,一把揽住金发青年的肩膀,“太好了!这么快就找到你!”

金铃索那一头金丝样秀发极为细软,摸起来手感绝好,像猫毛。他摸了摸,意犹未尽,又用力揉了几下,“看你胳膊腿儿还都在嘛!兄弟我这就放心了!”

“说过不要叫我金铃儿了。”金铃索忙挣开他,肃然道,可虽如此说了,见到同伴平安,他还是情不自禁露出一个笑容,一时间有如雪化云开,...

【梦间集/金银主微all银】双飞客(一)

提醒!本文内含:胡乱玩梗,大量狗血,恶趣味,世界线变动。私设让拂尘师兄压抑在心无法忘情的对象是金铃索。

西皮主金铃索X银缕拂尘,但也掺杂了奇怪的东西在里面……有奇怪内容的章节lo主会提前警告,各位读者老爷注意避雷【。

因为是鸡血断绝才来开坑的,所以lo主真挚地(……)希望有人能和lo主聊聊……这样这篇文才有完结的可能啊【远目

求!聊!!

废话完毕,下面正文。

一、

闲话休提,且说为解梦间界危难,金铃索与妙手白扇、绿竹棒三人在无剑的授意下四处奔波,风餐露宿,少有片瓦遮身。一日难得夜宿城镇,在客栈落脚,却不想遭人暗算,中了迷药昏迷过去。

下手者能一击得手,鸡鸣狗盗伎俩显已炉火纯青,不...

有没有人想要艹拂尘师兄呢……

简单粗暴地球同好,原因是写恶趣味的文写到一半没血了……如果有同好回血也许可以继续写下去。

all银有人吃吗?金银(金铃索X银缕拂尘)呢?其实古墓全员我都非常喜欢……类型不同的一派美人啊XD

感叹一句银缕拂尘大师兄真的好可爱……虽然他冷冰冰的但是……蔑视俗情冷峻绝尘的修道人其实在心底压抑地暗恋着某人的感觉好可爱啊(他被击破时念《雁丘词》时突然就戳到我了,好想知道他心里的人是谁啧啧啧……会是师弟吗?)

诸君,弄脏洁癖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请让我看到我不是一个人!

© 香蕉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